<noframes id="dnnrf">

    <noframes id="dnnrf"><ol id="dnnrf"></ol>
      <ins id="dnnrf"><ins id="dnnrf"></ins></ins>
        <ol id="dnnrf"><dl id="dnnrf"></dl></ol>
        <track id="dnnrf"><ins id="dnnrf"><p id="dnnrf"></p></ins></track>
        <strike id="dnnrf"><i id="dnnrf"><mark id="dnnrf"></mark></i></strike><sub id="dnnrf"></sub><big id="dnnrf"><ol id="dnnrf"><i id="dnnrf"></i></ol></big>

          <video id="dnnrf"><ruby id="dnnrf"><delect id="dnnrf"></delect></ruby></video>

            清明時節
            來源:良村熱電 作者:連苗
            時間:2020-04-09 15:50:07

            “清明時節雨紛紛,路上行人欲斷魂”。清明,一個既是節氣又是節日的特殊日子。在我的印象中,清明這一天的天氣總是與“清爽”掛鉤。今年也不例外,雖然沒有下雨,雖然頭上還是頂著太陽,但體感還是很清涼的。我一直有在班車上聽歌的習慣,但今天凌晨在去單位的班車路上卻有所不同,耳機和我一樣靜靜的坐了一路。

            小時候認為,人死后會有一顆流星劃過,那代表著生命的消逝。長大后我才知道,人死后會變成一顆星星,她會給走夜道的人照個亮兒 。每次下中班回家走在路上時,我都喜歡抬頭看星星。我心中想著,爺爺奶奶走后應當是化作了星辰吧,要不為何他們會對著我眨眼睛呢。前幾天,睡到半夜突然從夢中醒來。醒來時發現早已熱淚盈眶,哭聲已經止不住了,我夢到了奶奶。第二天,我便給母親打了個電話:“媽,這不快到清明了嗎?給爺爺奶奶上墳了嗎?”母親回道:“你爸前幾天剛上的,怎么了?”“我夢到奶奶了。”我的情緒有些低落。母親說:“已經上了墳了,別再想了。”

            我的名字是奶奶起的,母親生下我之后,我的名字一直都沒有定好。老家有這樣一個習俗,孩子在過了滿月之后要去姥姥家待幾天。姥姥來接我時,問我叫什么名字,家里人說沒定好呢。奶奶說:“就叫連苗吧,苗苗。”就這樣我的名字定了下來。從那一刻起,“苗苗”兩個字成為了家人、朋友和村里人稱呼我的方式。在我向母親問起我名字的來歷時,母親說:“改名字不,名字這么簡單,一個男孩還叫了一個小女孩的名字。”我說:“不改,名字這么簡單才好呢。”

            在我的記憶里,爺爺是一個愛喝酒的人,頓頓都要喝上一點白酒。也正是因為愛喝酒,在我上高三時爺爺就走了。在爺爺第一次血管堵塞時,家里人都勸他不要喝酒了。我是家里唯一一個摔過爺爺酒瓶子的人,也是唯一一個敢摔的人。爺爺的牙口非常不好,滿嘴的牙基本都掉光了。牙口不好,又特別喜歡吃蠶豆,用為數不多的幾顆牙費勁的咬著蠶豆。我就問:“爺,你怎么不戴假牙啊,這咬著多費勁啊。”爺爺回道:“不戴假牙,戴上之后吃飯就不香了。”可是不知道從啥時候開始,爺爺配了假牙,吃著蠶豆也方便多了。

            在爺爺去世之前,我只給爺爺奶奶許下過一個承諾,但是到奶奶去世前我也沒有完成這個承諾。我在剛上高中時給爺爺奶奶說:“爺,奶奶。等我掙了錢一定先給你們倆買新手機,帶著你們倆去坐飛機。”爺爺高興的說:“好,好。”奶奶說:“我不用手機,我也不認字,我也不會使。”我回道:“那咱就坐飛機。”但歲月卻給了我最沉重的打擊,爺爺在我高三時去世,奶奶在我大二時去世。這個承諾一直在我的心里深埋著,永遠的埋下去了。

            生活總是要繼續,干脆把思念和緬懷都交給春風吧!讓它帶著思念和緬懷去見證這個在疫情中正在蘇醒的大好山河。在這個特殊的時刻向停留在寒冬與烈火里的英烈致敬的,你們從未遠去。


            天津11选5